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历史·穿越 > 汉阙
听书 - 汉阙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?
确定
取消

第4章 人固有一死

七月新番 / 2019-10-14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    那个粮官,可以说是任氏不共戴天的仇人。

    提及此人,夏丁卯抬起头,原本悲戚的脸,满是愤怒!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道:“我来到悬泉置后,曾向长安来的人打听过,听说那竖子善于钻营,靠着诬告家主的‘功劳’,一路高升,如今已是两千石的郡守大吏!这世道,真是忠良被戮,奸邪当权!”

    “两千石……”

    相当于后世高官了。

    任弘站起身来,踱步后回头问道:“他大概是早已忘了我这任氏遗孤了罢?”

    “或是以为,我熬不过敦煌的苦寒,或是因为,被流放禁锢的罪官子弟,再怎么折腾也很难重新起势……”

    区区悬泉置佐,对上封疆大吏,简直是蚍蜉撼树!

    想到这点,夏丁卯忽然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不是怕自己怎样,而是怕任弘年轻气盛,反而招致灾祸,他继续劝道:

    “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为老家主翻案洗冤固然重要,但还是为任氏留下骨血更要紧。这件事,不急罢……”

    任弘却不作答,良久后才道:

    “夏翁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父字少卿,而他的名讳……是‘安’罢?”

    任安,这就是任弘祖父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我曾听夏翁说起,大父生前与太史公司马迁,是好友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夏丁卯回忆道:

    “家主与司马子长,乃莫逆之交!”

    “太初年间,两家便时常往来,司马子长曾游历全国,喜欢尝试不同地方的口味,为了迎接他,家主专程让我做过蜀郡的食物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司马子长因李陵之事被下狱时,家主还替他说过话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二人往来不多,家主还做益州刺史时,曾派我给太史公送信,责以古贤臣之义,但司马子长始终没有回信。“

    “直到家主下狱待诛时,司马子长才去探望……”

    夏丁卯指着任弘:“对了,当时老仆在外,倒是君子,与家主同在牢狱之中!”

    “我在?”任弘仔细想了想,但在记忆里,丝毫没有这场景。

    所以司马迁和任安诀别的场景,他们究竟说了什么?任弘全然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倒是夏丁卯有些感激地说道:“司马子长当时已为中书令,重新得孝武皇帝信任,尊宠任职。老仆事后才听说,任氏未被诛灭三族,君子得以存活,多亏了他周旋,太史公,是任氏的大恩人啊!”

    竟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,任弘颔首:“我牢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想的却是:“可惜太史公已经故去多年,不然我还能去长安投奔……”

    但也就想想,因为普通人想要从敦煌去长安,光是向官府申请传符的过程,就艰难到让你怀疑人生,若是私逃,一路上更有无数置所关隘的盘查在等待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任弘却又对夏丁卯神秘地说道:“其实太史公,是给过大父回信的。”

    夏丁卯看向任弘:“君子何以知晓?”

    任弘道:“半年前,遭遇沙暴后,我不是沉睡数日么?期间做了一个梦。”

    “我梦到了许多事情,也包括太史公与大父的狱中诀别,还有,太史公写给大父的回信,历历在目,我清清楚楚看到了上面的一句话……”

    此事颇为神异,夏丁卯有些诧异,睁大了眼睛:“是什么话?”

    眼前,有一片胡杨的叶子轻飘落下。

    远处,有万年不变的祁连雪山傲然耸立。

    任弘轻声道:

    “他说,人固有一死。”

    “或轻于鸿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重于泰山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丁卯品味着这句话,良久才道:“我尤记得司马子长的谈吐,如此言语,像是他的话,这莫非是君子少时在狱中所闻所见?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吧。”

    任弘是鬼扯,这句话,他明明是从后世选进语文课本的《报任安书》里看来的。

    那句经常挂在教室墙壁上的名言,谁能想到,这封司马迁最终未能寄出的绝笔书信背后,竟有这般曲折的故事……

    他心中感慨万千,嘴上却继续跑火车:“我以为,时隔多年,这句话能入我梦,必有深意!”

    任弘认真地说道:“夏翁,大父蒙受冤屈,喋血京师,你我牵连远徙,遭了多少罪过屈辱!”

    “那仇家如今是将吾等忘了,可若有一天,他忽然想起来呢?我若满足在悬泉置里做小吏,日后岂不是要如小蚂蚁般,被轻易碾死?”

    “我更不愿这一生,一直被不白之冤禁锢住,最终死得轻如鸿毛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诬告大父的仇家,他纵为二千石又如何?树大根深又如何?”

    任弘指着地上道:

    “我如今虽只是敦煌戈壁滩上一颗小石子。”

    “但往后,定要成为一座高千丈,重万钧的祁连山,将仇家活活压死!”

    这只是说服夏丁卯的借口,哪怕没有那任氏的仇人,没有这不白之冤,自己既然能来到这个时代,亦当在时间长流中留下痕迹,而不是了无声息。

    夏丁卯仰头看着少主,还记得从关中来敦煌时,一路艰辛,风雪中,自己将任弘背在身上,是那般幼小轻飘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他已变得如此高大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任少卿的子孙!”

    夏丁卯壮其志,翘起大拇指:“君子这股犟气,真像极了老家主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夏丁卯一下子想明白了一件事,有些激动地说道:

    “君子自从遭了那场沙暴后,就好似变了个人,为悬泉置出谋划策,还教了老仆许多新颖菜式。老仆最初还以为是效谷县的郑先生有大本事,让君子有如此大的变化,可后来打听又并非如此,如今看来,莫非也和那场梦有关系?果真是老家主庇佑啊!”

    “咳,必是大父有灵,让我开了窍。”

    任弘连忙转移话题:“如今我禁锢在身,像大父那样,从亭长慢慢积功到县令,寄希望于从一介小吏里脱颖而出,这条路已走不通。”

    至于汉朝选拔地方人才的途径,察举的四科取士,也与他无缘。

    用后世的话说,连政审那关都过不了啊……

    所以眼下,只剩下了一条道!

    “赶上大汉重开西域的风口,以奇功奇节,突破这层禁锢!再设法回长安去。”

    禁锢之法,对军功并不适用。

    再往后怎么走,任弘是有长远计划的,只要保证在三四年内去到长安,他就能赶上下一个千载难逢的风口。

    因为任弘知道,大将军霍光,未来还要玩一出大的……

    “君子请放手去做!老仆拼尽这区区性命,也会帮你到底!”

    但夏丁卯也有些发愁:“前段时间,那西部督邮得知君子身份后,便打消了提拔的念头,君子要如何让傅介子激赏于你?往后能带你出使西域?”

    任弘却胸有成竹:“我自有办法,只是需要数日时间筹备,此事还要夏翁相帮!”

    事关少主的未来,夏丁卯难免有些紧张:“那傅介子,还有多长时间便会归来?”

    任弘道:“傅介子在龟兹杀匈奴使者的事迹,已被丝路上的胡商,提前传了回来,至于他本人,恐怕也快到玉门关了。所以敦煌中部都尉,才让苏延年、陈彭祖二人去迎接。”

    “敦煌郡东西数百里,有九座置所,从玉门关到此地,依次有龙勒置、敦煌置、遮要置,这之后才是悬泉置,按照车马速度,一去一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天。”

    任弘有了答案:“最迟十天……傅介子就会抵达悬泉置!”

    还不等任弘与夏丁卯细细商议计划,却有一个矮个的黑脸汉子,从悬泉置里匆匆走出,朝他们大声唤道:

    “任君,原来你在这。”

    却是置卒吕多黍,他穿着一身粗麻短打,小跑过来,一把拉住任弘就走:

    “速速随我回去,置啬夫正四处找你,说是有要紧事!”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券仙小说(1017w.com) 手机版:1017w.com/wap】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